先绑起一个麻花辫,用发夹固定,再将剩余碎发扎成马尾,内卷到皮筋里……这样繁琐的流程顾妤每天都要重复,在顾念看来是难以想象的,但不得不承认,真是雅致又漂亮。

      顾妤的脖子修长又纤细,盘起发来整个颈部都显露出来,阳光斜斜落在上面时,连着乌发下的小巧耳垂,曲线柔和的锁骨,是一片剔透又梦幻的晶莹质感。

      现在她慢慢把麻花辫解开,长发依旧残留着卷曲的形状,蓬松地披在一侧的胸前,相较于之前的雅致,此刻更多显得温柔起来。

      又想起六年前了……

      顾念收回目光,给自己穿好鞋子,走出玄关,她听见身后传来关门落锁声,随后鼻间萦绕起一丝淡淡的冷色香气。

      “我们……随便走走吧,好吗?”,顾念低声问道。

      ……

      “姐……你中午能回来吗?”——在顾念问出这句话后,她就低下头去了。

      她把目光放在了影子上,这真是一个好方法呢,她不用去看顾妤的神情,又能看清楚她朦胧的轮廓。

      之后是一阵难熬的静谧。

      在这光与影的交错间,顾念似乎看见这身影动了动——顾妤似乎想抬起手来,顾念近乎要闭上眼睛……可终究还是克制住了,无论是她们中的哪一个。

      “我去做早餐。”,她听见顾妤说。

      她们随便吃了些,现磨的豆浆,还有冰箱里的奶黄包,在洗碗时,顾念突然想到顾妤并没有回答她,但她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甚至为此而焦虑起来。

      顾妤并没有打算离开,她换下了那身职场装,顾念看着客厅……现在窗户开了,但没有风吹进来,她想到一会她们又要在这里相顾无言,不由感到一种微微的窒息。

      “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于是她问了出来。

      ……

      公园里种着一排行道树,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她们走在树荫里。

      地上铺着平整的透水砖,顾念眼观鼻鼻观心,一步又一步……她的脚步从未踩在线上,局束在一块块砖里。

      她想起了过去,顾妤拉着她的手,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那个时候她的脚小小的,地上的铺着灰白的水泥地砖,那是方形的下水道井盖,她记得真宽啊,她有时要踩到线上了,就甩开姐姐的手,跳远似的蹦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