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情期已经过去,接下来的近一个月里,她们要朝夕相对,说话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刷剧的时候,顾妤都会在她的身旁。她们不过相隔几步,她可以看见姐姐柔顺的长发,看见她细白的脖颈,看见她指甲上淡淡的温柔的红。

      顾妤会趁她不注意,偷偷看她吗?她心里会怎么想呢?会一边食髓知味,一边觊觎妹妹的身体,找机会下手吗?

      一定会的吧,毕竟顾念早就看清了,这人表面看起来美丽又清冷,实际上却是个对亲妹妹下手的变态呢。

      到时候自己可不能便宜了她,莫名其妙地冷战了六年,哪里就能一笔勾销了……顾念狠狠地咬了口枕头。

      可是……

      “你是世上唯一的omega,而属于你的alpha,是你的姐姐。”,她想起了顾教授的这句话。

      她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彼此不可或缺的全部……顾念把被子提上来,遮住了自己热腾腾的脸。

      真为难啊,alpha这种生物,是要人安慰的吧?如果到时候顾妤可怜兮兮地求她的话,她就勉强赐她一个吻吧。

      这样想,她好像听见了门外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这么迫不及待吗?

      可是她还没穿衣服呢。

      顾念飞快地把自己裹成一团,只露出粉色的耳朵,她咬着下唇,心跳的飞快。

      空调扇叶舒缓地吹拂着。

      没进来,是在外面等着吗?

      算她有点良知。

      顾念把脑袋探出来,看见床头柜上迭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她伸出光裸嫩白的手臂,把衣服拽过来,在被子里穿好。

      她没穿鞋,两腿酥软,小心翼翼地走到房门去,期间差些摔了一跤。地板有些凉,她轻轻把门打开一条缝。

      没人。

      是在客厅里吗?

      顾念回了床上,把被子抱在怀里。良久,她突然捂着脸打了几个滚,然后坐起来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开了门去。

      客厅里没人,卫生间的门开着,她走到阳台上,晾衣架整齐地码着。

      转身回来,餐桌上放着一张纸。

      “今天有事,中午和晚上不回来吃饭。”

      顾念把纸丢到垃圾桶里去,她打开水龙头,接水刷了牙,拧毛巾擦了脸,对着镜子撑开橡皮筋给自己绑了个小马尾。

      电饭煲还热着,打开一看,粥已经稠了,加着水进去搅拌了一会,她舀了一碗,端到餐桌上,大口大口地喝着。

      好奇怪啊,胸口为什么酸酸的?

      ps:感觉这两本书写了好久,有、对不起大家(?ò?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