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妤真是个变态。

      竟然强迫自己的亲生妹妹做这种事。

      卑鄙下流,毫无人性……

      又一次被顶到花心,顾念脑袋里的想法瞬间支离破碎,她的手腕被顾妤的手压在两边扣住,逃也无处可逃,只能咬着唇忍住呜咽,眼角无声地迫出泪来。

      明明昨晚她还被顾妤亵弄到娇喘,可今天,叫她发出声来就格外难堪。

      夜色是下流勾当的保护伞,好似你做了任何卑鄙的事,尽可以指着外头狐假虎威地说,“天是暗的。”

      可现在,天色太亮了。

      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在身上,脸上,欲望赤裸裸地被展露,被人剖开,任人窥视,评论,讥笑。

      “看那,顾念,你在和你的姐姐做爱哦!”

      顾念呼吸一滞,被禁锢的双手攥住沙发罩子,闭着眼高潮了。

      在24小时之前,她还只是个无知懵懂的少女,昨天夜里,才初次尝到禁果的滋味,今天还肿着的小穴就又要被插到抽搐。

      从前受过的教育让她视做爱无异于洪水猛兽,甚至有点微微作呕。可当她真正面对时,就在这叫人头脑发昏的快感中彷徨起来,在一次又一次的抽插中逐渐食髓知味。她在向往和抵触之间摇摆不定,最终只能掩耳盗铃,头脑放空地泄出来。

      她的高潮格外漫长,小穴像鱼嘴似的一吸一吐,里头滑黏的蜜肉蠕动着,顾妤开始还能忍受,到了后面,层层褶皱不依不饶地紧紧缠绕,一分一毫的缓和空间也不给她留,顾妤被绞得没法子,只好射了出来。

      她拔出来,把避孕套褪下来,水滴状,装满了乳白的浊液,散发着信息素的气味,丢到了垃圾桶里。

      她们不知道热潮还会持续多久,但绝不可能只是这一会儿。

      顾妤弯着腰翻了一会儿,转过身说道,“用完了。”

      顾念偏头看着她,顾妤打开手机,白嫩的手指点了点,“还有半小时。”

      现在是上午0点47分,应该到点7,这个小区不准外人进来,顾妤要下楼去取,大概是……点半。

      “我点了外卖。”,顾妤说。

      顾念点点头,虽然她并不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