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的头昏昏沉沉的。

      短暂的缺氧令她有些神志不清,在顾妤松开她的舌尖之时,她察觉温热的液体落在她的腮上。

      那是她们混合的津液。

      这让顾念感到不适,她知道再过些许,等这些唾液半干,会产生像是牛奶糊在掌心似的难熬感。

      她抬起手来想要擦拭,但她没有力气,在这样介乎于半梦半醒的状态间,她的手掌失去了方向,反倒像是在擦洁面乳般将这些唾液也抹得均匀。

      顾念看不见她的模样,她不知道此刻有多淫靡。

      可爱清纯的omega,雪色的手背脸颊上全是晶亮的液体,无法达到目的,她的眼眸里满是困惑和不解,但她没有发出疑问,挺起的琼鼻里没有露出一声轻咦,她只是傻傻地重复着这个动作,任由粉白的脸蛋被染得肮赃。

      真乖啊,如果对她做更过分的事,她也不会拒绝,只会蹙着眉,默默地承受吧。

      顾妤深吸一口气,腿间涨得难受。

      往日里这让她极度厌恶,洗澡时不愿意多碰一下的东西,此刻将她的裙摆顶起来,傲然地宣示着它的存在。

      它是灵敏的探针,嗅到了omega的香甜气味。

      顾妤撇开脸去,拉下了自己的肩带。

      顾念听到了簌簌的声音,她睁眼看去,正对上了女人圆润的肩头。

      好想咬……她突兀冒出了这个想法。

      睡裙翩跹落下,精致的锁骨,文胸下隆起的酥胸,平坦的小腹,修长纤细的双腿,白皙精巧的足弓。

      这是一具成熟女性的美丽酮体,光是那蜜桃般的圆臀,就令人浮想联翩。

      如果没有内裤里包着的惊人的凸起的话。

      顾念咬咬唇,她知道这是什么。

      她的姐姐,是一个alpha。

      “嗒”地一声,顾妤解开了文胸扣子。

      柔软又高耸的胸乳跳出来,像是埋在雪里探出头的寒梅。它是那样的白腻丰盈,单是看着,就能想象到手指陷进去的美好触感。

      那如果舔一舔呢?

      顾念蜷起了脚趾,她感觉自己又要湿透了。

      顾妤很白,不像顾念的白里透红,她是灯光打在玉胚上的冷色的白。她全身没有瑕疵,令人不禁惊叹,真是巧夺天工的造物。

      她的一举一动,都是优美而赏心悦目的,就如此刻,她伸着纤指,勾住了内裤的松紧带。

      在她拉下去的瞬间,顾念猛地撇开了眼。

      可她还是稍稍迟了些,就是这错过的一刹那,那根东西的轮廓映入了她的眼帘。

      怎么可能……好像比她的手掌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