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爱人不是人类(人外H) > 鱼水之欢(woo16)
    出现物种:食人鱼

    病弱X凶狠

    她在看它。

    准确来说是欣赏,从脸到身体,从眼睛到唇。

    目光从它冲着她呲牙露出的锐利密齿到阴森凶狠的墨绿色双瞳细细流连而过,金色的鱼鳞在阳光下折射出炫目的光芒,它脸颊两侧的腮器在一下又一下地翕动,这是它在警惕、在冲她示威,向她昭示猛兽的本能。

    很显然,她眼前这个食人鱼基因携带者对她称不上友善。

    如果不是隔着玻璃,黛芙娜歪了歪头想,它大概会冲出来对着她娇嫩的脖子狠狠咬上一口。

    或许还会饮下她的鲜血,只是不知它对这个味道的评价是好是坏呢?

    但这并不能阻止黛芙娜欣赏它。

    它拥有纯血人类难以企及的健壮身体,饱满结实的肌肉包裹着它修长的骨骼,皮肤光滑、紧致、细腻,每一寸肌肉的线条走向都堪称完美。

    它的身体蓬勃有力,热气腾腾,磅礴的力量蕴含在它的每一丝肌肉当中,黛芙娜可以想象它能轻而易举地将一个人类撕碎。

    作为基因工程方面的研究者。

    无论是从纯粹基因优劣的角度,还是从人类审美角度去单纯欣赏它的外形,她都认为它是完美的。

    黛芙娜弯起眼睛,娇笑着感叹。

    “为了见到你,我可真是付出了很多。”

    黛芙娜优雅地提起裙摆,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式曲膝礼。

    “食人鱼先生,黛芙娜·科利斯特尔等你很久了。”

    它在冲黛芙娜嘶吼,倒竖的纯金瞳仁如一轮盛起的灼日摄人心魄。

    “嘘~”黛芙娜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唇边,她在示意它安静。

    “看来我吓到小可爱了,呐,我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她在它面前升起巨大防弹玻璃的水池前徘徊:“你想出来吗?”

    它死死瞪住黛芙娜,从鼻腔中喷出热气,它呲牙磨齿,眼神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突然!只闻“呯!”地一声,它伸出一只修长的手猛地拍在玻璃上,它想冲出来咬她么?她被激得后退了半步,在这一刻恍惚看出了什么。

    它那仿佛燃烧着熊熊怒火与憎恨的目光,它憎恨她,不,应该是说,它憎恨所有人类。

    可黛芙娜等待它那么久,筹划了那么多,管它是爱是恨,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又怎么会放了它?

    她定了定神,上前一步,伸手隔着玻璃贴在他的手上,  目光细细描绘他的轮廓,她微笑着:“你…想出来么?不如,我放你出来吧。”

    它眼睛瞪大了点,除了凶恶与仇视,还在惊讶黛芙娜的话。

    “  哈哈,看来你不太相信我的话。”

    她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开关,水箱中水量在极度减少。

    黛芙娜微笑,语气认真,一字一句:“你要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知道了吗?”

    她看着它,她很期待接下来的画面,它作为高纯度基因混种生物,自然拥有陆地两栖的能力。它那条健硕的鱼尾化为人形的模样——该是何等的美丽呢?

    但它并没有如她所愿,直到她将水箱中的水放干净,它也只是用手撑着玻璃,用鱼尾做支撑,额角青筋跳起,咬牙勉力立住。

    “你为何…不愿意化为人形?”黛芙娜微微吃惊:“我可以帮你。”

    鱼尾是柔软的,哪怕眼前的是凶猛的食人鱼基因者,它也无法改变的其基因特性,就像人在水中无法呼吸,鱼尾的作也用仅限于水中游动,几根富有柔韧性的软骨,并不足以支撑它强壮有力的身体站住。

    她看着它的身体几乎有些摇摇欲坠了。

    它不愿意变为全人类形态,不愿意将鱼尾化作双腿。

    只是不知道,是它不愿意变化,还是说不愿意在她面前变化?

    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怎么办?她觉得有一点恼怒了。

    她该给它一点惩罚么?让它好好意识到它现在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俘虏,没有资格跟她较劲。

    但她不得不承认,比起这种催折傲骨、使它不得不臣服的强硬手法,她更喜欢用另一种温柔的禁锢,得让它心甘情愿才好啊。

    毕竟她可是温柔善良的病秧子小姐黛芙娜·科利斯特尔。

    她唇角微微扬起,有了个好主意。

    没有一丝半点犹豫,她依然降下了防攻击的玻璃。

    尽管她知道它有多危险,她在赌么?或许是的,越是强大的赌徒,越敢放手一搏。

    黛芙娜闭了眼:“嘶……”

    不出所料。

    一阵撕裂的痛从脖子间传来,她被它用凶狠的力道猛地压在地上,后脑勺传来一阵钝痛同时,它的牙齿没入娇嫩的皮肉之中,它咬住了她的脖子,黛芙娜呼吸促了下,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微干的唇,手指一点点收紧,还好,她及时偏了偏头,只让它咬在了锁骨处,而且,它没有用力,这种疼痛程度,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就在黛芙娜按下开关的一瞬间,它就朝她的脖子扑了过来,死死地咬了下去。

    黛芙娜吸了口气,睁开了眼,看见它伏在她身上,它身上有一股野兽特有的侵略气息、伴随着强烈的危险与压迫感接踵而至,她听见了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她有一丁点的害怕,但更多的是兴奋,就像是赌徒在等待翻牌的那一刻,她从未觉得五感有这么清晰的时候。

    她甚至能听见它喉咙上下滚动传来吞咽的声音,是它已经迫不及待地饮下了她的血吗,黛芙娜眼中有了笑意——只要它想,它可以轻而易举咬断她的喉咙吧?但它并没有,与寻常人而言,这似乎并非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但黛芙娜有那么点儿开心,以至于连疼痛都被忽略。

    只是,那浓烈的鲜血味很冲鼻,令黛芙娜有些头晕目眩,她脸色变得苍白,却像不知道痛一样,伸手拥抱住了它。

    她任由它锐利的牙齿贯穿她的血管,哪怕它很可能会咬破了她的动脉。

    黛芙娜的动作让它深入她雪白皮肤中的尖齿顿住,它停止了吮吸,将牙齿拔了出来,黛芙娜“啊”了声,它望着她环住它腰间的手,那条细白的手腕,猛兽一般赤金的瞳孔生出一点迷茫。

    她轻轻笑了下:“我的血好喝吗?”

    它如遭电击得抖了一下,伸手掐住了黛芙娜的脖子。

    从伤口处涌出的鲜血,将它的手染红,它凶狠地盯住黛芙娜。

    力道渐渐加重,更多的鲜血涌了出来,失血过多加上缺氧,黛芙娜感到双腿开始发软,她几乎站不住。

    她的神智几乎已经飘远,眼前只有那一双恶狠狠盯住她的金色瞳孔。

    如果能死在它手上,或许…也好?

    黛芙娜苍白美丽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

    人鱼的手抖了下,它似乎不懂,她在笑什么?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