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 > 女尊国的小纨绔(完)
    

      倒是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柳觊绸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南藏月的衣领,将他拽住。

      南藏月猛地被扯住,摔倒在地,春晓见状连忙扑过去,将他一把抱住,吓哭了,“心肝啊,您千万别做傻事啊!”

      柳觊绸收手,无奈地用袖子擦春晓吓出来的眼泪。

      春晓儿哇哇大哭,她和南藏月抱头大哭,“我的月月,我舍不得你啊,你千万别去死,你要死将我一起带走好了!”

      春晓边哭,边瞄萧阑光。

      萧阑光冷笑一声,别开眼。

      春晓哭声一滞。

      柳觊绸蹲下身,继续耐心地给她擦脸,又理了理她的头发,轻声道:“陛下别哭了,宫内事哪能都去深究,南贵君不过也是一时糊涂,谁还没有糊涂的时候呢?”

      春晓抽噎,看着柳觊绸,果然还是她家小阿柳最懂事了。

      小阿柳道:“譬如阑贵君也有糊涂的时候,阑贵君叁年多前一时糊涂,给南贵君下了绝子药,以致南贵君至今无法有孕呢。”

      春晓:“……”

      萧阑光:“……”

      南藏月:“……”

      南藏月原本哭得奄奄一息,娇弱倒在春晓怀里,此时虎躯一震猛地挺身而出,不知从哪抽出一把软剑,刺向萧阑光,目露凶光,“原来是你,原来是你!我和你拼了,你这个歹毒的贱货!”

      萧阑光躲开软剑,眉头一皱,果然这个满肚子算计的南藏月不会老实就法,老实人身上会随时准备抽出软剑吗?

      两个男人打得不可开交,骂骂咧咧。

      柳觊绸将春晓扶起来,拍了拍她的哭嗝,不知从哪摸出一只小梳子,给她将散乱的头发束好,又摸出一只木簪子,别好乱发,抚了抚衣裳褶皱。

      他幽幽说:“两只蛇蝎,都抓到了。”

      春晓挺着胸膛喘气,听了这话,顿了一下,想到他今晚在寝殿内对她说的抓蛇蝎,顿时无语。

      黄雀先生原来是你啊。

      两个男人打累了停手,满身伤痕地走来,南藏月杀气腾腾,萧阑光也冒出了火气。

      柳觊绸微微一笑,轻声道:“两位贵君皆德行有亏,难当大任,至于妆贵君,早年曾是在下部属,承蒙陛下爱重,如今看来,这后位,也只有不才能勉强受之了。”

      他拱了拱手。

      萧阑光:……

      南藏月:……草。

      春晓咳了咳,顾盼一下,粗声粗气:“这事,就这么定了。”

      ……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

      后位定了,后宫是非还是不断。

      春晓曾试图脱离,但是打主意的第二天,就传来阑贵君遇刺,又接着南贵君遇刺,她只能任劳任怨拖着皇后,去拉架。

      春晓这后半生都没能脱离世界,只能硬着头皮看着这群男人。后宫随时失火,为了避免一不留神团灭,她只能任劳任怨周旋其中。